熱原拳擊隊

熱原拳擊隊

我們想為都原孩子們,建立一個拳擊教室,需要您的支持

學校接不住的衝突少年

我們拳擊隊的孩子,是在都市裡生活的原住民青少年,因經歷過令人鼻酸的過往,如家庭破碎、經濟貧窮、學校霸淩等種種傷痕,甚至遭遇外貌、種族等歧視,被迫選擇用憤怒與失序來應對現實的挫折:輟學、打架、吸毒、未婚生子、加入幫派...

 

在這些衝突少年的生命中,充滿了自我內心與社會的衝突。

熱原拳擊隊,誰?

樂窩網站D-R2-20

「拳擊改變了我,
我想用拳擊隊帶著許多衝突少年一起改變」

我是哲宇教練,泰雅族人,我想起拳擊曾經帶給我的改變,於是我與我的夥伴一起帶著孩子們學拳,我們拳擊隊的信念是:

拳頭是有價值的

隨便揮出的拳頭是廉價的,我們的拳頭是是要保護自己愛的人,不是拿來傷害別人。要成為一名好的拳擊手,必須學會尊重對手。

熱原拳擊隊

一個可以回來的地方

衝突少年少女,在生長歷程面臨多種挑戰。常常走向歧途,許多人走錯了,就回不來,我們要讓拳擊隊成為他們走錯還能回來的地方。

一個永遠可以回來的拳擊隊

不會念書也可以很棒

拳擊隊少年笑著說:
「拳擊這麼辛苦都撐得過,沒有什麼我做不到了吧!」

熱原拳擊隊 不會念書也可以很棒

但熱原拳擊隊,正面臨解散的危機…

由於我們社區的政策改變,原本的空間不再能繼續使用,

拳擊隊的器材沒有地方可以放,每次練習我們要到七公里外的練習場,那裡沒有天花板,也沒有燈,現在拳擊隊的資金也見底了,連發薪水都成問題。

img-c_工作區域 1
w-09

我是教練陳哲宇,泰雅族人
我曾經是一個拳擊國手。

在民國99年來到隆恩埔國宅當管理員,遇見了這些都原的衝突少年,那時他們常破壞公物,讓我很頭痛也不喜歡他們。但當我深入認識之後,發現每個衝突少年都有自己的故事,在他們的生命裡常常有來自自己與他人的衝突。

我看到這些孩子身體素質這麼好,卻沒辦法在學校與社會上得到認同,覺得非常可惜。

我們可能是全台灣最會打架的社工

既是教練,也是社工。

身心全注入社區的工作人員

我與夥伴們在社區耕耘了十年,陪伴了來自部落與隆恩埔國宅的青少年與家庭。並在2018年成立了「社團法人新北市樂窩社區服務協會」專注於都市原住民青少年服務。

PPT-05

佳賢

在社區部落蹲點十年,蹲成了一個溫柔、幽默,胖了十公斤的大叔社工。

PPT-06

哲宇

當過拳擊國手,也做過大樓管理員。曾經在場上比賽,現在是場下最溫暖也最嚴格的教練。

PPT-07

右上

外表拿麼酷拿麼兇,其實一個善良害羞的社工,也是社區青少年們的課輔老師。

讓這樣的拳擊隊,
成為人永遠都能回來的地方

「我們想要有一個教室,一個可以遮風避雨,有擂台、器材可以練習的地方。

只要我們有自己的空間,孩子對這裡有認同,他總有一天會回來看看,這裡會永遠保留那時的記憶。只要多一點點協助,我們一定能陪伴大家很久很久!」

擊出完美一拳,孩子們需要的是

拳擊教室
訓練器材
人的陪伴
生活支持

3位全職的教練與社工,30多個孩子,近百場訓練,無數小時的陪伴,所需金額相當龐大,

但只要每月10萬元,這一切都可以繼續下去

樂窩網站D-R2-11

請支持我們
讓熱原拳擊隊可以引導更多迷途的少年
走出人生的困境

少年教練,與拳擊隊相遇的故事

拳擊隊的一員,冠霖,也曾經如此。

『 不論是比賽還是人生,我都不想放棄 』

好像整個世界,沒有人諒解我,也沒有人問過我是受了多少的傷害,所以我將自己用刺緊緊包覆,不讓任何人再一次傷害我。

拳擊隊,卻走進了我的心,這裡有一群和我很像的朋友們,我們互相傾聽、互相鼓勵、互相理解著對方,我不再需要用刺包覆自己,也不再是那個大人口中的「問題」。

我開始有能力伸出手,幫助和曾經的我一樣陷入困境的其他弟弟妹妹。我想成為大家最驕傲的大哥。

樂窩網站D-R2-17

熱原拳擊隊,使難以實現的夢有了起點,
拳擊讓曾失去方向的少年找回了方向,
更讓少年開始可以幫助更多的人。

主辦單位 -

社團法人新北市樂窩社區服務協會

協助單位 -

人生百味

協助單位-

貝殼放大